豆芽菜

【靖苏】迷失

月下小天使点的丧尸梗

伪民国风

【三】

“苏先生,苏先生,02号醒了”苏哲刚睡下不久,迷迷糊糊地正有睡意,就听到自己房门外有人正喊着什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旁的飞流已经气呼呼地起床,打算把吵醒他苏哥哥的人狠狠打一顿。

门外的人见里面没有动静,又提高音量再次喊道“苏先生,02...”号字还没出口,便见房间门突然打开,然后是一个拳头迅速朝他脸上袭来,吓得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飞流,住手”,一阵微风从脸上吹过,紧接着他听到一道温润的男声“对不起,飞流他不是故意的”他花了几秒才回过神,赶紧睁开眼,“没...没事”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莫名心跳得有点快。

“你刚刚说什么”苏哲看着被飞流吓得不轻的男人,声音也不自觉放低了点。“啊,是02号醒了,萧副科长让我来请苏先生”传讯的士兵心里暗悔,“差点忘了正事”。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苏哲赶紧回房间换好衣服,然后安抚有些不高兴的飞流,“飞流乖,我知道刚刚飞流是为了苏哥哥,苏哥哥没有怪我们飞流,现在苏哥哥有很重要的事,飞流呆在这里乖乖等着苏哥哥回来,如果无聊就去找你蔺晨哥哥,好吗”苏哲握着飞流的手温柔地问道。

“就在这,不去,坏蛋”飞流一字一字地认真回答,目光里满满都是对苏哲的信任和依赖。

“景睿,02号醒了?”苏哲一踏进研究所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是的,苏兄,你快过来看”萧景睿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急忙拉过苏哲站在监狱门前,里面的人此时睁开了眼睛,但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视线一直定格在某处,眼睛里看不到和正常人一样的神采。

“虽然是醒了过来,可奇怪的是,他对我们完全没有反应,无论是交谈,还是试探性触碰”萧景睿看着一动不动的02号感到很疑惑,是不想搭理我们吗还是因为别的?

“从他被感染后还能保持正常人样子说明他本身身体内具有抑制丧尸病毒的因素,然后没有像其他丧尸一样失去人类意识,看到生物只会扑上去无差别攻击撕咬,说明他保留着的人类意念能够压制作为丧尸的本能,但可能也只是保留了一小部分,应该还是丧失了对外界的感知和作为人类才拥有的思考能力”苏哲看着面前的02号开始分析起所有的可能性。

“要不然不可能毫无反应,就像自闭症病人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失去了对外面世界应有的感知,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还需要进一步证明,不过他醒过来,对于我们来说的确又是一件好事”苏哲向萧景睿说着自己的想法,他需要一个人当他的聆听者,不至于让他感受到一个人深深的无力感。

“那苏兄的意思是,我们先要恢复他的思考能力,让他能够跟我们主动交流”萧景睿听到后,有点惊讶,虽然他知道苏哲不如外界所传,但是没想到他会如此温柔,不像其他人只知道一昧厌恶,解剖,消灭。他是真的把02号,不,是景琰哥当做一个人来对待。

【靖苏】迷失

月下小天使点的丧尸梗

伪民国风

丧尸设定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二】

“苏哥哥”苏哲一出现在房门口,飞流便立马跑到他的身边,安静地依偎在他的身旁,脸上的表情满足而又乖巧。

“嘿,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天天跟着你的苏哥哥,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没靠近你就躲得远远的,我才是救你回来的人,小没良心的”蔺晨说着说着发现更气了,恨不得捶胸顿足,我上辈子是干了什么坏事,是偷看隔壁小妹妹洗澡,还是抢对门小弟弟的糖,摊上这一大一小没良心的,什么事啊这都。

“好啦,还不是你整天欺负飞流,飞流才不喜欢你的,再说了我们飞流可乖了,苏哥哥最喜欢飞流了,对吧”苏哲宠溺地看着靠在他身旁的飞流,轻轻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得到对方用力的点头以及对蔺晨投去的不屑。

“嘿”蔺晨作势要打飞流的头,飞流直往他苏哥哥的背后躲,那大没良心的也是,明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动手,但还是护犊子般挡在飞流身前。

“冷静冷静,你可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明神武的琅琊阁少阁主,不跟他俩一般见识,免得又葬送自己在飞流面前那所剩无几的形象来拔高他苏哲的地位!得不偿失啊”蔺晨没好气地想道。

“行了,不闹了,揪心”蔺晨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苏哲对面,“既然你见到他了,那今后有什么打算?”蔺晨端起面前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嗯,茶倒是不错。

“还能怎么办,先留在这,借助汴京的人力和资源研究治愈药物,然后把景琰救出来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省得你整天嚷嚷我把你琅琊阁的家产都给败坏了”苏哲对着蔺晨也不像外面那样端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自己以前的性子也在蔺晨面前暴露无遗,毫无掩饰,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总是会包容他,顺着他。

“房间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住在你隔壁,有事就叫我,飞流和你一个房间好互相照应,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也别想太多了”蔺晨一口气说了一大串,也不管苏哲听进去了多少,起身拍拍手就走,反正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自己也该放松放松,找个小美人儿玩去了。

“我们的清除部队大概是在02号受到感染后的8个小时内把他捉到的,那个时候他已经高烧好长一段时间,肌肉丧失协调性,3个小时后心率下降,再过3个小时陷入昏迷,4个小时后心跳停止,不久后出现丧尸化特征”萧景睿看着手中研究人员整理出的数据向苏哲说明,此时两人趁02号陷入昏迷,近距离观察02号的状况,虽说是近距离,但也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他们可不想无缘无故被咬一口。

“然后研究进一步发现,丧尸并没有任何的自我修复能力,细胞受到的损害将会保持。任何伤口,不管其大小和所处环境,将会一直保持到丧尸化的躯体到达自己的极限为止。这种自我修复的无力性,对于丧尸来说可谓是个致命的缺点”萧景睿说道这,语气中带了点难以掩饰的激动。

“但前提是我们得撑到丧尸躯体达到极限为止,然而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苏哲平静地指出事实,不是他想打击萧景睿,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但看到有些气馁的萧景睿,他还是不忍心让这个昔日一直跟在身后的弟弟伤心,开口安慰道“没关系,我们肯定能发现更多的”说完拍拍对方的肩膀示意对方打起精神来,同时也在心里对自己说“林殊,你可以的,你一定能把景琰救出来!”

【靖苏】迷失

月下小天使点的丧尸梗

伪民国风

【一】

“哒哒哒 ”空阔的走廊里响起一阵厚重的脚步声,随后消失在一扇雕花木门前,这木门虽然并不奢华,但也隐隐透露出主人的讲究。

“叩叩叩”来人虽急速但却极有规律的敲起了门,等到里面的人应答后,来人才轻轻地推开门,“萧司令,苏先生来了”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眼神一亮,但随即便沉稳下来,“快,有请”。

话音刚落,门口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面若冠玉,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但似乎身体不好,时常咳嗽几声。“苏先生,路途遥远,真是辛苦先生了”萧景桓起身走到苏哲面前恭敬地招呼道。

“如今局势紧张,箫司令我们还是闲话少谈,直接谈正事吧”苏哲面对萧景桓如此敬重,却也只是淡淡地说道。萧景桓楞了一下,却也立刻正色起来。

“想来苏先生应该也知道了,前几天我们捉到了一个变异体,研究人员研究了好几天最后给出的结论是,身体的确已丧尸化,却可以自由的在人类形态和丧尸形态转化,最重要的是”

萧景桓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似乎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似乎仍然保留着人类的意识,虽然京城现在聚集了无数精英,但论这方面的研究谁也比不上苏先生”萧景桓说完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

苏哲下意识的摩挲起了衣角,这是他正在思考的一个小举动。“江左虽与汴京相隔甚远,但这件事苏某确实略有所闻,不过还是亲眼所见才能下结论”

“这是当然,这次突然叫先生前来,便是想要先生当这次研究的负责人,为我们人类寻求生路”萧景桓说完,向苏哲深深鞠了一躬。

上个星期,汴京附近的一个小村落突然出现一个全身血红,毫无意识倒在地上的人。村子里的人大多老实善良,很快便有村民上前察看,手刚要碰到那人胳膊,却看见那人猛地睁开眼睛,村民刚想松口气,想要收回手,手上却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是那人死死咬住他的手,那人沾满鲜血的脸渐渐显现出青筋来,然后脸上,手上,凡是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都可以清楚的看见一个个往外流黄色体液的小包,然后渐渐溃烂。

村民哪里看到过这种情况,立马使劲挣脱,然而还是晚了。被咬的伤口处也像那人一样开始溃烂,然后眼前突然一黑,感觉额头温度烫的不太正常,整个人都恍恍惚惚,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苏先生,这边请”萧景桓的助理秦般弱正带着苏哲一行人来到政府的最深处。这里随处可见的士兵拿着枪认真仔细地巡逻着。因为这里汇集着人类高智商人才,是研究丧尸的研究中心。

“这里目前由萧景睿萧先生负责,待会他会和苏先生您交接工作,虽然他的父亲谢玉因为泄露病菌而被投入监狱,但他自己的确是个人才,而且愿于为人类贡献,相信不会让苏先生失望的”秦般弱一边为苏哲解释,一边打开研究所大门。

几人刚踏进大门,一位气质温和,举手投足皆让人赏心悦目的年轻男人向他们走开。“苏先生您好,在下萧景睿,奉司令命令前来与您交接工作”萧景睿礼貌地和苏哲打招呼,并向秦般弱点头示意,秦般弱自知自己不适合在此处逗留,便先离开了。

“景睿无需如此拘谨,我年纪比你大,直接唤我苏兄便好,往后还需景睿多担待了”苏哲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揭下了一直在人前冷漠的面具,心里却想着“还好,景睿一直没变”萧景睿有些惊讶,因为他听说苏哲此人性情有些冷淡,今日相见却和传言所说的不一样,分明待人温和。

“苏兄说的极是,那我先带苏兄去看02号,至于这两位就麻烦你们在此处等候了”萧景睿看向一直跟在苏哲身后的两人,带有歉意的说道,毕竟02号只有总统同意的人才能接触。

苏哲转身对两人点了点头,便跟着萧景睿走了。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哲身边身手极好的飞流和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通过一道道大门以及守卫的检查放行,两人最后来到一间监狱,里面光线昏暗,但苏哲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到里面有个被锁链锁住全身的“人”,顿时眼里的情绪晦涩不明。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凯歌】刚刚好


【七】

国庆结束后,受学生们喜爱的下一个节日就是圣诞节了。每到圣诞节大学里总是有很多活动,不只是班级、同乡、社团,学生会也会举办圣诞节晚会。

这不,王凯身为学生会的一员在回到学校后立马就忙了起来。先是策划,宣传,向全校征集晚会节目,筛选,再是上报给负责晚会的书记审核批准,紧接着又得彩排七八次后,才能正式在圣诞节那天演出。

胡歌作为团委那边的人只要跟着书记去核实进程和观看彩排之外倒是不忙。还是和之前一样在甜品店兼职,有空就去孤儿院做义工或者去宠物店撸猫,日子过得可充实,唯一有些不满的就是王凯经常忙得不见人影。

“歌歌,你待会来图书馆门口一趟,我有东西要给你”电话那头王凯略显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让本来还想傲娇一把的胡某人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为什么不等会回家的时候再给我?”难道已经忙到没空回家睡觉的地步了?明明晚会进展很顺利,胡歌心想。

“我只是觉得你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它”王凯听到胡歌的疑问后,想象了下待会胡歌见到自己怀里抱着的东西会有什么反应,连日来的疲倦都能一扫而空。

胡歌还没走到图书馆门口便看到王凯已经在那等着了,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凯凯~”胡歌边挥手边小跑过去,还有几步就眼尖地发现王凯怀里抱着的是一只小橘猫!!!“哇~是小猫耶!”胡歌还没伸出手,王凯怀里的猫就先动了起来,刚出生的小猫尚未睁开眼睛就被王凯裹着旧衣服抱到了胡歌面前。

胡歌伸手接过小猫,高兴地把它举过头顶,手里的小猫此时慢慢睁开双眼,看见此后将与之相伴一生的人。

“我前几天听一个学长说,他宿舍里养的一只猫快要生了,所以我就让他给我留一只”王凯看着眼前一脸满足的胡歌感到自己的心里也是满满的。

“谢谢凯凯~我很喜欢”王凯轻轻地揉了揉猫头,“你喜欢就好,给它取个名吧”胡歌调皮地眨了眨眼,“叫你年年怎样?年年有鱼”胡歌对着小奶猫说道,还顺带捏了捏小爪子,小奶猫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名字,柔柔地“喵~”了一声。

“那我先带年年去宠物店检查一下,顺便买些猫咪用品,你和我一起去吗?”王凯看了下手表,“我就不去了,待会约了节目组,有些细节还是得再确认一下,今晚我会早点回去的”胡歌抱着小奶猫点点头,表示有年年陪着就先放过你了。

还有一周时间就是圣诞了,这天晚上,胡歌抱着年年在客厅沙发上一起追番,在即将播放下一集的空闲时,胡歌捏着年年的小爪子有些低落地嘀咕着“年年,你有没有觉得凯凯有事瞒着我,明明晚会的事情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按道理只剩下彩排不应该还这么忙才对”胡歌呆楞地看着年年的猫头,突然想起班上有人说王凯最近和一个音乐系的女生走的很近。

正沉浸在凯凯是不是谈恋爱的念头的胡歌被脸上有些粗糙的触感惊醒过来,是年年在舔他的脸,随后他视线转向电脑屏幕,电脑正播放着【月刊少女野崎君】的最后一集,野崎君和千代两人肩并肩一起看烟花的场景莫名让胡歌感到很刺眼。他猛地把电脑一合,起身决定回房间睡觉。

圣诞晚会那天,胡歌作为负责本次活动的团委干部也坐在了前面教师的特坐席上。“……下面请欣赏钢琴弹唱一次就好”主持人报完幕下台后,舞台上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伴随着钢琴前奏流利地响起,舞台四周的灯光开始慢慢亮起,在台上人唱出第一句的时候追光骤然聚集在正深情唱着歌的人身上。

胡歌看清楚是谁后,那双向来带笑的桃花眼猛然睁大。谁来告诉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王凯会弹琴?还有节目单有改动也没人通知他?他紧紧盯着台上的王凯,“……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随你跳”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两人相对而视,胡歌感到自己的心也猛然一跳。

圣诞晚会完美落幕,两人一路无言,刚走到楼下的路灯下,落后一步的王凯突然拉住前面的胡歌,“歌歌,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后面的话,胡歌转过身一把捂住王凯的嘴,“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节目单有改动我怎么不知道”胡歌一脸疑问,“之前有个节目临时退出,又找不到其他的,书记就要求我们学生会内部出一个节目,那帮人就把我给卖了,那段时间你正忙着弄奖学金的事,就没告诉你,也想给你个惊喜”

胡歌听后这才了然地点点头,“我还以为我被解职了呢,至于另外一件事”胡歌看着王凯的眼睛,“这样你就懂了吧”说完吻上那双只要自己回头总是能从那其中发现自己的身影和他一直很喜欢的鹿眼。

【End】

ps:猫猫的名字是我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觉得很可爱就用了,非原创。

@月下迷离

【凯歌】刚刚好


【六】

“什么!你要去见笔友?”王家两兄妹异口同声地吼出来,“果然,是这反应”胡歌无奈地想。
“吓死我了,差点把不准去吼出去了”后怕的王凯一阵心虚,视线也随处乱飞,接着猛然接收到一股强烈的视线,他福至心灵,迅速对接,两位战友达成事前的意思联络。
王小妹快速从书包里掏出一本草稿本,接着自顾自地开口“防狼喷雾剂,辣椒水,电击棒,这个淘宝不知道有没有的卖,我待会得查查”
说着在草稿本上行云流水般写下来,“哥,还有什么没?”王小妹头也不抬地问,手还在刷刷地写着,“哥?”
等不到回复的王小妹疑惑地看向自家哥哥才发现胡歌正气势汹汹地斜昵着张嘴也不是不张嘴自己心里又过不去的王凯。
“快开口啊”王小妹用口型提醒“还没在一起便惧内”的王家大哥。
“保,保镖!”王凯无法违逆自己的内心又冒着胡歌炸毛的风险但还是毅然说出口了。
请注意!您的好友胡歌向你发射了死亡视线,请注意查收!感谢您的使用!
王小妹心里暗爽,让哥哥提出这个建议简直不要太棒,这样能把所有的仇恨值都拉到哥身上,哈哈,吼吼,嘿嘿,嘻嘻(详情请参照鬼怪大叔的四格小表情)哥,我要为你疯狂打call!
“行啦,带你们去了好伐”胡歌头疼地说道。
“对了,胡歌哥,你那个笔友是男生还是女生啊?”王小妹好奇地问道,好像是男是女都对哥哥不利,按照电视剧情节,主角最后都是没有和竹马在一起的!!!得开启紧急方案才行!
“应该是女生吧,笔名叫小红花”胡歌说出自己的猜测,“那你笔名还是歌歌胡呢”王凯脱口而出,“歌歌胡怎么啦,不好听吗,这可是参照蓝精灵里面的格格巫呢”胡歌有些不开心地反驳道,凯凯居然质疑他取笔名的品味!
“不是啦,我没有说不好听,但你不觉得莫名有种女孩子的可爱感吗”王凯赶紧顺毛。
“哪有,明明就很帅气,格格巫可是反派!反派!”胡歌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最后以胡歌吩咐王凯去做土豆泥作为赔罪为结果。

当天,咖啡厅的顾客都能看到两个形迹可疑,鬼鬼祟祟的人,据说一位具有崇高正义感的年轻白领差点就报了警。
“欸,哥,你说胡歌哥的笔友会不会真的带只猫来啊?”王凯无奈地注视着全副武装的自家妹妹,感到头疼,“把你的帽子和口罩摘掉行不,这样更引人注目好吗”王凯觉得自己的心很累,真心地。
胡歌一走进咖啡厅便看到坐在角落里也挡不住的无比扎眼的两个家伙,心里暗叹,“又不是未成年偷偷跑来见网友,更何况自己还是个一米八的大男生,真搞不懂这两人有啥好担心的”
但随后更多的注意力还是转到了见笔友那里。“怎么感觉胡歌哥像是来见好不容易才约出来的暗恋对象的情窦初开的一脸青涩的纯情小伙子”王家妹妹还在那口不择言滔滔不绝地挤兑王家大哥,王凯便发现胡歌那里已经有了新情况。
胡歌刚选定一个位子准备坐下,紧接着对面的椅子也被人拉开,他抬头一看,是一位长相居然有点神似王凯的男生,对方手里正拿着一个与他气质不相符的猫咪布偶,正是胡歌在追着的夏目友人帐里面的猫咪老师。
“好可爱~”此时的胡歌紧紧盯着布偶,满脸大写的“好想要~快给我!”对面的男生楞了会,呆呆地把布偶递给胡歌,胡歌快速接过顺带把手里拿着的小红花塞到对方手里。
接着便深情地和猫咪老师对视起来,一个没忍住,蹭向那张无比可爱的大饼脸,“那个,歌歌胡?”对面男生看着可能一时半会还停不下的某一米八男生,还是没忍住破坏这个“温情”的场面。
胡歌猛然反应过来,心想这次可是丢脸丢到家了。“不好意思啊,小红花,让你久等了”胡歌一脸愧疚,“慢着,你居然是男生?”
被唤作小红花的某一米八男生此时内心极其冷漠,我居然比不上一只猫,还是有着一张大饼脸的猫。
“没事,我之前也没有想到歌歌胡居然是男生,这名字还蛮可爱的”胡歌气愤,“哪里可爱,这可是参照伟大反派格格巫的名字取的”对面的男生感觉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于是果断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对了,我叫袁弘,袁世凯的袁,弘扬的弘,你可以叫我老袁”袁弘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将它递给胡歌。“我是胡乱唱歌的胡歌,你可以叫我老胡,当然叫我胡哥我也是完全没有意见的”胡歌笑道,“想的倒是很美”袁弘也不客气地笑骂道
胡歌袁弘这边一派其乐融融,两人都没有初见时的拘谨感,反而和以往通信一样,一开口就是源源不断的话题,很快就互相交换了微信,打破了笔友的标签,双方都正式进入了对方的生活圈。
而另一边,服务员正战战兢兢地端着手里的咖啡走向气氛异常沉重的那桌。“该不是小情侣要闹分手吧?那我这时候端咖啡过去是不是不太好,万一那女生泼那男生一脸怎么办?”
但很快,一声“哥”就拯救了陷入无比纠结的服务员,“还好只是兄妹”,服务员长舒了一口气。“我认为敌情十分紧急,不容乐观,应该立即采取行动,王凯同志”
王凯一直观察着胡歌那里,自然也看到了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那又怎样,歌歌是我的,绝对”王小妹看着哥哥一脸霸气的样子,心想,“自家哥哥还是很帅的嘛”

@月下迷离

【凯歌】刚刚好


【五】

“凯子,早饭快做好了,你去叫小歌儿起床吧”王妈妈在厨房煎着蛋,此时正头也不回地吩咐自家儿子。王凯应了声,抬脚往二楼走去,然后打开自己的房门径直走向床上那团乱糟糟的被子,被子里面裹着的正是王妈妈口中的“小歌儿”,“歌歌,快起床啦,你等会不是有事要出去吗”被子里的人不满地“哼唧”了一声,然后扯过被子就要盖住自己的头,然而手刚要碰到被子,就被眼尖的王凯一手抓住已经裹成一团的被子边缘,再用力一抽,床上的人便咕噜咕噜地在床上滚了两圈。失去被子的胡歌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尚在待机中的胡歌慢悠悠地爬起来坐在床上,失神地看向房门。王凯也不催,就这样站在一旁等着。也不知过了几分钟,床上的人终于动了起来,先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再爬下床,“早安,凯凯”胡歌和旁边的叫早人打了个招呼就到厕所去洗漱了。而完成自己每日任务的王凯也回了句早安,便下楼帮忙了。

“小歌儿,昨晚睡得好吗,要不阿姨今儿个把客房给你收拾好,别和凯子挤了,他睡姿不好”王妈妈边说边把一杯热乎乎的豆浆放在胡歌面前。“阿姨,真不用这么麻烦,而且睡姿不好的人是我”胡歌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完又咬了一口煎蛋,忙夸赞王妈妈的手艺又进步了。王妈妈听到后笑不拢嘴,“你这孩子还和阿姨客气什么,要是挤就和阿姨说”说着又夹了些菜给胡歌,“好吃就多吃点,看你瘦的”胡歌忙点头,又塞了些到嘴里。“慢点吃,别噎着了”王爸爸收回看向报纸的视线看着吃得急的胡歌温和道。

“对了,怎么不见那丫头,大清早的就不见人”王凯抬头环顾了下屋子,没发现他要找的人,“你妹妹一大早就去补习了,要不早就缠着人小歌儿了”王凯的妹妹今年高二,正是忙着学习的时候。这次国庆,胡爸爸带着胡妈妈出去玩了,于是“无家可归”的胡歌同学就来投奔王家。

“凯子,这个国庆你有什么打算吗,人歌儿可是有事干的”王爸爸看着自家儿子问道,胡歌高考时英语考的不错,暑假就在英孚那找了份兼职,当个助教,就是充当教师与学生的桥梁,而且胡歌人长得帅,又好相处,很受老师与学生们的欢迎,所以只要有空,胡歌都会到那里帮忙。“谁说我没事干的,我得每天接送小胡同学上下班啊,”王凯喝完手里的豆浆,拿纸巾抹了抹嘴,“我在英孚附近的书店找了份兼职,那里刚好在举办作家签售会,需要很多人手,而且刚好和歌歌的时间差不多”说完朝胡歌投去得意地笑容顺带附赠一个wink~胡歌则用吐舌作为回应,“阿姨,我来刷碗”请注意!乖宝宝胡歌使用了勤奋劳动技能,王妈妈好感度再+100

“胡歌哥,你来啦,我好想你啊,都很久没见了”王家妹妹一回家就看到自家哥哥和胡歌哥两人坐在沙发上边吃薯片边看电影。她连忙丢下书包跑到胡歌旁边坐下。胡歌还没来得及回话,旁边的王凯倒是不乐意了“哎哎哎,我说王小妹,你亲哥就在这里呢,你都看不见吗?还有什么叫很久没见,都还没有一个月呢”王凯朝隔着一个胡歌的自家小妹发起了嘴炮攻击。“首先,我一进门就看到你了,王家大哥,你这么大只,我想看不到都难。其次,我对胡歌哥可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谁让你小时候就知道欺负我,不像人胡歌哥,再说了,这是在我们家,你又不会跑了。”王家妹妹也是毫不示弱地回击道。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怎么还像小时侯一样,动不动就拌嘴”胡歌把手里的薯片递给王家妹妹,对方听话的不再开口,专心吃起薯片来。“最近学习怎么样?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我们,过两天等你不用补习,我们出去玩,你哥请客吃小龙虾”胡歌向王家妹妹眨眨眼,王凯也伸手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头,表示和胡歌一样全力支持妹妹学习。“哦~你们真给力,那就6号怎样,我们只放三天假”,王凯点点头表示可以,然而胡歌却一脸为难,“怎么了?英孚那边不给请假?”王凯看到后奇怪的问,“不是啦,是我那天约了人,就是和我通信三年的那个笔友”胡歌小心翼翼地说道,“什么!你要去见笔友?”王家两兄妹异口同声地吼出来,“果然,是这反应”胡歌无奈地想。

@月下迷离
今晚更的很长吧😏那个😳我这个周末要和家人出去玩,明后两天是更不了了😢求批假😁

【凯歌】刚刚好


【四】

“小伙子,喜欢就带一只回去呗,我每天都能在这个时间点看到你趴在我们橱窗上”宠物店大爷推开店门笑眯眯地对着正趴在橱窗前两眼冒光的胡歌说道。“啊,大叔您这猫也太贵了,而且我现在还是学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好它”秉持着要把猫咪宠成小公举心理的胡歌不舍地晃了晃头。“那这样吧,我看我这的猫咪都很喜欢你,你有空就来陪它们玩怎么样?你看我一个老头子也忙不过来”大爷看着橱窗里的喵们一只只都看向胡歌不禁说道。“好啊好啊,那以后就麻烦您了”胡歌露出那种在长辈面前无往不胜的乖巧笑容,让宠物店大爷感觉自己捡到了一个大宝贝一样。

“凯凯,等很久了吗?”胡歌蹦哒在王凯面前,就这样倒着走。“小心点,别摔着”王凯无奈地看着异常开心的胡歌,“我跟你说哦,那个宠物店大爷让我有空去帮他照顾猫咪们”王凯看着眼前笑眯眯的人不禁也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刘海,“人让你打白工呢,你这地主家的傻儿子”胡歌一把把王凯的大手呼噜下来,“我的头发被你弄乱啦,坏地主”胡歌停下来抓住王凯的手腕,“不过我乐意,所以今晚去吃麻辣烫”
王凯任由胡歌抓着,“我也乐意你抓着我一辈子不松手”他心想,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好好好,不过你别点太辣,小心上火”

“土豆,海带,娃娃菜,这三样你还真是每次必点”王凯探头看向胡歌的菜篮子,“你还不也一样,丸子,豆腐串,香肠”胡歌撇撇嘴也看向王凯手里拿的。两人说完后都笑了起来,引来店里的其他女生频频侧目。“欸,那个男生笑起来超好看,软软的,而且是桃花眼耶~”一妹子跟旁边的同伴小声说道,“另外一个也不错啊,低音炮!我耳朵都要怀孕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女朋友!”那个同伴说着又小力拍了下第三个妹子,“要我说你们就别想了,你们看那个低音炮男生对那个桃花眼的男孩子满满的宠溺”三人又暗中观察了一阵子,还真是!“不过他俩真的配一脸,啊啊啊!!!”来自内心已经炸成烟花的三个女孩子